日喀则地门户网
日期归档
科技前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石元春院士:再不明确新能源战略 中国将成输家

最近,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史元春表示,随着技术的飞速发展,外国已经将生物能源提升到一个新的战略水平,并正在加大对纤维素乙醇等先进生物燃料的投资。然而,中国对生物能源的认识还不清楚,也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中国肯定会成为全球科技研究的失败者。因此,石春源呼吁“尽快明确生物能源在“三农”中的战略地位和能源问题,客观、科学、现实地将生物能源置于适当的位置”“外国继续在生物能源领域“加大努力”,而中国仍在“战斗”,史元春说:“虽然中国的生物能源发展仍然停滞不前,但美国、加拿大、巴西等国正在开展密集的研发工作,并加大对生物能源的投资。”

美国2007 《能源自主与安全法案》规定,到2022年将生产和使用1.08亿吨生物燃料,将汽油消耗量减少20%。尽管金融危机对乙醇工业产生了影响,美国还是在2009年实现了目标,生产了3180万吨乙醇,比2008年增长了14.7%。“美国法案定义了传统乙醇和高级乙醇的概念,玉米乙醇在2015年后不会增加。高级乙醇主要指由非食品和非食品基础制成的乙醇。”史元春说。

根据《2010美国能源展望》,到2035年,液体燃料的总需求将增加,乙醇占石油消费的17%,在未来25年内,美国对进口原油的依赖将减少到45%。从2008年到2035年,美国非水电可再生能源将占发电量增长的41%,其中生物电力将占总量的49.3%。

据了解,2009年,美国在先进生物燃料研发方面投资超过20亿美元。2010年1月13日,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Steven Chu)宣布,他将再投资8000万美元,支持先进生物燃料和加油系统设施的改造。

此外,巴西的生物能源近年来也发展迅速。2009年,巴西的乙醇产量为1980万吨,取代了56%的国内汽油,减少了4233万吨二氧化碳,并提供了169万个就业机会。已经有1000多万辆灵活燃料汽车,其中90%以上是灵活燃料汽车。

"当我们加强国外生物能源的研究和开发时,我们仍然在战斗."史元春很担心。他说我们现在面临的最突出的问题不是技术,而是对可再生能源,特别是生物能源的不清楚的理解。我们在传统石化能源方面投入了重要的行政和财政资源,这可以从中国石油公司频繁的海外购买石油和天然气中看出。

中国在2007年发布《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提议到2010年可再生能源消耗达到总能耗的10%,到2020年达到15%。“大水电不是国际公认的可再生能源,而是一种传统能源。2005年,中国大型水电占7%,到2020年将增加3%,只剩下5%用于可再生能源。”史元春说,该计划还提议到2010年将非粮食燃料乙醇的年利润增加200万吨,但只完成了20万吨。

史元春说:“人们已经报道了很多关于风能和太阳能的事情,但是生物能没有声音。这很不寻常。因此,在2009年国庆节前夕,相关部门宣布风能和太阳能产能过剩。我认为,这是错误政策指导的必然结果。”

应尽快明确中国生物能源的战略地位。

史元春认为,发展生物能源对增加中国农民收入、解决“三农”问题、提高能源自给率和实现减排目标具有重大战略意义。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障碍”

“目前,中国的首要能源是石油和发电的供需。2009年,中国对国外石油消费的依赖已经超过50%,未来汽车工业将消耗大量运输燃料。”人们没有远见,他们必须有眼前的忧虑”。现在他们必须计划如何解决未来的石油替代问题。”生物燃料是唯一可以大规模替代的能源

史元春说,风能在美国发展迅速,但生物能源在可再生能源中一直名列第一,预计到2035年也将如此。中国发展生物能源的条件绝不比美国差。我们有很大的空间去做很多事情,但是我们需要现在就开始。

中国生物能源的发展模式以“三个国家”为中心

中国生物能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史元春认为,总而言之,这是“三个国家”和多样化,突破了固体和非谷物液体生物燃料技术。所谓“三态”:一是固体生物燃料,目前主要是固体成型燃料和直接燃烧发电。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秸秆等农林废弃物丰富,应充分发展非粮乙醇酒精联产植物。

史元春说,仅秸秆一项,中国年产量就达7亿吨,其中近4.5亿吨用于能源,相当于7个神东煤田,能够替代2.4亿吨标准煤,减少5.8亿吨二氧化碳排放。“这项技术不仅能造福农民,还能为国家解决问题。为什么不开发它?这项技术不能仅仅因为存在一些问题就被拒绝。”

毛乌素生物质热电厂,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毛乌素沙地,利用沙生灌木的生物资源发电,实现防砂、减排、富民、工业发展等双赢。据了解,目前该电厂已种植约33万亩治沙,种植约80万亩各类灌木,购买24万吨沙生灌木,直接增加农牧民收入7000多万元,惠及5000多户。

第二种是液体生物燃料。史元春说,更换汽车化石燃料是中国的当务之急。使用玉米和其他原材料的燃料乙醇在中国肯定行不通,而且先进的生物燃料,如纤维素乙醇,也不能在10年内大规模生产。以甜高粱、马铃薯和菊芋为原料开发1.5代非粮乙醇可以快速增加这些“非主流”作物的产量,并扩大盐碱地、沙地和海陆地等低质量土地的利用,增加农民收入。

清华大学开发的甜高粱茎秆高级固体发酵(ASSF)在乙醇生产方面处于国际领先水平。2009年底,清华大学李师中教授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婺源县建造了甜高粱秸秆发酵罐。发酵罐从5立方米扩大到127立方米。重复实验,结果是成功的。

史元春说:“我们应该关注中国本土的好东西。甜高粱秸秆生产燃料乙醇的技术对我国更具现实意义。中国超过3亿亩土地可用于种植非粮食能源作物,如甜高粱。甜高粱不同于甘蔗,它需要更低的水、肥料和温度,可以从大庆种植到海南。从技术上讲,它也是世界一流的,工业生产没有问题。澳大利亚也在大力发展甜高粱乙醇,称甜高粱为超级能源作物。”

三是沼气。史元春认为,中国应大力发展工业沼气,同时在农村发展户用沼气。“沼气和天然气都是甲烷的有效成分,甲烷是天然气的最佳替代品。德国、瑞典、丹麦和其他国家已经工业化并大规模生产沼气,称为“沼气”。经过净化和压缩后,沼气已广泛应用于天然气管道、灌装和运输,或作为汽车燃料。中国的天然气缺口越来越大。除进口外,建议尽快启动沼气项目。”

资料来源:经济参考

youtube.com



日喀则地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ccvde.cn 技术支持:日喀则地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