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喀则地门户网
日期归档
科技前沿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在农村做电商配送员:一年三天假期 从来不吃午饭

2016年7月21日,北京怀柔,橙色暴雨警告,上午8:30

张淑华开着一辆刚刚买了两年但已经行驶了193,000公里的小客车,从怀柔燕湖站出发,向南行驶。

根据早上收到的订单,张淑华今天发出的最远订单是在北京的霸王沟原始森林公园,离现场100多公里。

雨、雾、高能见度和低能见度。进入怀柔山区后,他看到十几起追尾和沿路摩擦的交通事故,所以今天他小心翼翼地开车。

上一次路况如此糟糕是在今年春节前,山里下了大雪。回忆当时的情况,张淑华说:“那天早上我们出去的时候,所有的高速公路都关闭了。我们只是躺在高速公路旁,一直等到中午,交警才松手走进山里。”

张淑华是京东延湖网站的经销商。一般来说,北京市中心的一个景点占地约10公里,而张淑华占地近50公里。在张淑华的快递主页上,截至2016年7月23日,他的总递送时间为960天,总里程为119,628公里,绕地球三圈。

在农村做电商配送员:一年三天假期 从来不吃午饭

张淑华手机截图

屏幕上有裂缝的诺基亚手机,一辆两年内维护了38次的面包车,以及一台收集用的POS机是每天陪伴张淑华时间最长的三件东西。张淑华对这款手机有着独特的感觉,这在市场上很少见。每次他发出命令并回到车上,他必须在开车前把下一个电话号码放在手机里。看着记者手中的智能手机,他说:“你在山里已经失去了半天的电力。我的手机要用一天时间才能运行。”

从延湖站到原始森林风景区,总速度为98.2公里,张淑华和另一家经销商负责离站最远的四个乡镇,即邦沟门、塘河口、宝山和长寿营满族村。两人一人每天负责两个乡镇,轮流分配。对于已经走了将近两年的两条路,张淑华几乎可以闭着眼睛走路。“几天前水位较大,在过去的两天里水位已经回落。货车的底盘很高,他不怕。”在一条被河水淹没的乡村道路上,他这样安慰记者。

除了他的手机,跟随他两年的货车是张淑华的另一个“战友”。开车穿过低洼地带后,他揉着方向盘说,“如果走路很困难,你得付车钱,而且每月必须先喂一次车。如果你支付5000公里,你必须每20天保养一次汽车。”

要不是张淑华,外人很难看出这是一辆才买了两年的货车。因为刚刚下了大雨,山路上有很多泥,车身也被很多泥弄脏了。它看起来好像经历了多年的风和霜。此外,由于长期暴露在阳光下,车窗上的薄膜也会脱落一些皮肤。车内有零散的快递货物和一件用作雨衣的工作服。

事实上,当张舒华刚来京东做送货员时,颜夕湖遗址的分布范围并没有现在那么大。根据他的记忆,它远在淮北滑雪场,“几个淮北滑雪场的工作人员偶尔会点些东西,整个怀柔山区每天都会接到十几个订单”。

现在,从颜夕湖遗址到最远的原始森林风景区门口,几乎每一个山谷、每一座山脊和每一朵书花都是由汽车穿过的,最多每天要走300多公里。

张淑华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常生活。据他说,他最初学会了养鸽子。他过去在顺义的一个鸽场养鸽。“他每天都被绑在场地上,不能出来。年轻人如果不能留下来,就会退出。”他笑着补充道,“谁知道呢,他每天都在外面跑。”

三天假期

自2014年初以来,张淑华一直是一名送货员,对他和他的家人来说,最麻烦的问题是假期。

张淑华的家乡是河北张家口,离他住的地方200公里,远低于张淑华一天的分布公里数。然而,在最近的一年里,他回家只是为了

据记者了解,张淑华原本计划今年初休五天假回家,并于新年第五天返回。然而,他在三年级一大早就接到站长的电话,“说你很快回来,车站一片混乱,我会很快从家里回来。”然后他叹了口气,“三天,这是一年中最长的假期。”

28岁的张淑华今年谈到了一个女朋友,而“没有假期”是她对他唯一的抱怨。女朋友的工作是在周末度假,但是快递员经常在周末订购最多,几乎没有时间和女朋友在一起。"人们总是说我每次都来看你,你什么时候能来看我?"张淑华笑着说道。

然而,每天都跑到山里的张淑华也认识了山里的许多村民。说到这些村民,张淑华有他自己的自私。“我们表达的人们最害怕的是不好的评论和抱怨。一个投诉必须离开,糟糕的评论必须被接受。”起初,为了“吸引”用户,他对每个人都很有礼貌。“说实话,这有点谄媚。后来,过了很长时间,他觉得山里的人仍然是真实的,很容易相处。”

事实上,农村物流和城市物流最大的区别在于房屋的数量。根据张淑华的说法,农村的房子数量和城市的不一样。山里的许多村庄没有房子的数量。拥有房屋数量的村庄不遵守规则。通常数字1在村子的东边,数字2不知道村子的哪个角落。在此之前,网民抱怨的异国情调的花地址是真实的,在中国广大农村地区大量存在。一路上,书写的方法很常见,比如在xxx村的大柳树下和第四个木墩的右转。

“我第一次投递时经常找不到地址,但是农村人很简单,他们会在村子里找一个显眼的标志,并主动要求每个人都到这个地方快递,”张淑华说。

张淑华在给夏河北村的一户人家送货时,第一次没有提前存放手机。相反,他把货车开到门口,用快车推门,进了院子。面对记者的提问,他解释说,“这个家庭有孩子,他们的手机静音,当他们被拨打时没有人接电话。直接送他们去医院。”

"这是农家庭院的周末大餐,做饭太忙,收不到东西。"“这是一个老人,所以我们必须提前准备一些零钱,”张淑华一路喊着,在张淑华进出的同时,他的手经常在发出快递后塞满一个桃子和一个苹果……”三餐“快递员总是相信货物应该很快送到”。

张淑华说这句话是因为记者问他午餐的事。在把这个问题列入采访提纲之前,记者事先设想了几个结果,即从家里带回来的馒头和泡菜,以及从中间车站带回来的两份盒饭,“即使就这么简单,也总要吃几口。”

“自从我成为信使后,我从来没有吃过午饭,”他回答道。

与其他每天吃三餐的人不同,张淑华所谓的“不吃午餐”是指早上六点去上班,直到晚上结账离开才吃东西。他的工作时间是早上6点,晚上的工作时间不确定。有一次,我晚上9点在山里送货。“

据了解,张淑华每天早上6点都会到车站集合,当天他会和车站的其他同事一起从卡车上卸下延湖车站的订单。8: 30之前,他们需要通过POS机将所在地区的货物收集到自己的名下,然后从车站开始发货。

然而,货物的交付并不意味着快递员一天工作的结束。回到现场后,不管是什么时候,他们都需要核对今天的账目,把退回的货物退回仓库,直到账目结清,工作才算完成。发出原始森林的订单后,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张淑华让记者下车,建议我们不要再往前走了。他说:“这座山的另一边只剩下一个了。你必须翻过山脊。你必须停止跟踪。这条路不容易。“

当记者下车时,他看着他的暴徒



日喀则地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ccvde.cn 技术支持:日喀则地门户网 | 网站地图